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政务公开 > 专题专栏 > 热点专题 > 法治安溪 > 法治人物

袁枚妥处房屋典当案

来源:中国普法网 发布时间:2019-06-28 17:47 字体:

  清代知县袁枚,博学厚德,秉公断案,深受百姓拥戴。

  清乾隆年间,袁枚在江苏担任县令。秀才汤宾生家境贫困,将房屋典当给同窗屈映伯,未约定房屋是否回赎。汤宾生因故去世,妻子汤崔氏带一幼儿难以度日,便找到屈映伯,请他再加一些钱,愿将房屋归其所有。屈映伯见汤崔氏无力赎房,不同意加价,妄图以当时的典当价将房屋据为己有。汤崔氏怒不可遏,打坏屈映伯的财物。屈映伯恼羞成怒,对汤崔氏拳脚相加。案件诉诸官府,袁枚查明案情,作出判决:

  “审得屈映伯呈控汤崔氏一案,控案虽为毁物殴人,而起因实在房屋找价……

  本县按房屋找绝与否,虽须出双方同意,不能强典屋者以必从。然汤崔氏柏舟矢志,画荻教儿,茹苦含辛,茕茕孑立。其可怜凄楚之状,虽路人亦为扼腕。况屈映伯本有蒹葭之亲,又有同师之雅,即无此房屋纠葛,亦应钦其守节,哀其无告,量予资助,成人之美。况有房屋相抵,依价找绝,名正言顺,无可拒绝。

  乃屈映伯利其寡孤之可欺,一再拒绝之不已。又恶声以相加,为富不仁,一至于此,本县不能再曲为宽恕也。着令找出钱一百千文,交畀汤崔氏,作房屋加价之费。但在三十年内,如汤姓孤儿抚养成立,有志赎回先人产业者,亦听其出价赎回,屈映伯不得藉故拒绝。

  汤崔氏年甫及笄,已遭此厄,斯真天道之无知,人生之极苦,而又无一瓦之覆,一陇之植,纵有十指,亦难恃以为生,仰即送入清节堂守节。从此米盐有着,不愁吾子之多餐……”

  面对房屋典当引发的毁物打人案,袁枚没就事论事,拘泥毁物打人本身,而透过现象看本质,一针见血指明案件症结。对典当纠纷,也没拘泥合同约定与法律条文,而结合实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汤崔氏孤儿寡妇相依为命,确实无力赎房。屈映伯是汤宾生的同窗,本应鼎力相助。袁枚酌情让屈映伯给汤崔氏房屋加价“一百千文”。对房屋回赎期限,也根据具体情况,确定为三十年内,“汤姓孤儿抚养成立,有志赎回先人产业”。

  因原被告贫富悬殊,袁枚根据实际情况,作出切合实际的判决,力求取得案件处理的最佳社会效果。确实,处理案件不能就事论事,生搬硬套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力求案件处理的最佳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。

  当然,并非处理案件可以无视法律。清朝法律不健全,官员的自由裁量权很大。今天,我们有了日益完善的社会主义法律制度,只要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就能实现案件处理的最佳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。而以法律为准绳,并非死扣法律条文,还要遵守法律的基本原则与精神,要结合具体案件,全面准确理解法律运用法律。

  袁枚不仅处理具体案件,也注重社会效果,解决实际问题。而今,审判者虽不负责行政事务,但面对案件中司法本身不能解决的问题,可联系相关单位协调解决,也可发出司法建议。总之,应勇于担当,积极作为,让当事人感受到人民法院的人文关怀和阳光司法的温暖。

  (作者单位: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)

附件下载

收藏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