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溪感德岭西游思

字体:字体:

早就听上官辉煌先生讲过,他们上官氏世代生活的感德镇岭西村,流传着一个将军墓、石马与贡鼓的传奇故事,他根据当地流传下来的传说,整理了《感德将军墓、石马与贡鼓》的故事,参加了福建省旅游局组织的“清新福建、倾心600”故事征集活动,还获了奖,感德将军墓、石马与贡鼓,入选了福建省旅游局推荐的旅游景点之一,将军墓,石马,我见过,惟妙惟肖,形态逼真。见识一下贡鼓,成了我把这个传奇故事有机串联起来的一个关键点。

 

这天,11月8日,天显得有点阴沉,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岭西,颇有点秋风萧瑟的味道,尽管常听闻“落叶才知秋,落难才知友”的人生感慨,但适宜在高海拔地区生存的苍松、翠柏、毛杜鹃、山枇杷……却仍显得苍翠欲滴,这更增添了我们征服岭西最高峰的欲望。

 

一行四人,均已过不惑之龄,面对即将攀登的高峰,虽不知前面的路多远,但却是目标笃定、步履稳健;更有感德茶叶制作师傅陈连板先生,年逾花甲,却身体硬朗,精神矍铄,有他陪伴,也让平常不喜锻炼的我,给自己不断鼓劲,一定要等上顶峰,体会一下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味道。

 

从山脚出发,经过当地茶农修成的小道,一座座圆形、椭圆形的小山包,被当地村民开发成一垄垄茶园,酷似一座座梯田,环绕山间。“最美的绿色梯田!”我不由赞叹。约莫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,我们来到了辉煌先生口中描述的“贡鼓”位置,只见一块椭圆形的石头,平铺在地面上。“这贡鼓,怎么不是一块耸立的石头,却是沉在土地里面?”陈总问。“据我们的老前辈流传,原来贡鼓是一块高耸的鼓形石头,后来,石马被江湖术士殂殁,空有满腹报国志向的将军自刎而死,充满灵性的贡鼓,似乎觉得自己的功用无法发挥,因此,逐年下沉,就成了现在的样子。”辉煌拿起一块石头,敲起了‘贡鼓’,一声声低沉的,类似大鼓的声音,随着敲击,有节奏地传了出来。“果然名不虚传!可惜了自古英雄多遗恨,空留满腔报国情啊!”历尽了人生沧桑,感受过人情冷暖的老陈,不由得一阵嘘叹。

 

在充满负氧离子的丛林中稍作休息,我们又往最高峰攀登。据辉煌介绍,随着慕名而来的游客不断增多,当地村民利用时间,自发修了一条通往望日峰的小道。从贡鼓处出发,也就十分钟的山路,我们就登上了岭西最高峰——望日峰。

 

站在望日峰顶,感受着山风猎猎,凉风习习。山脚下的感德、槐植、岐阳、霞村、石门,尽收眼底;远处的长坑、祥华、尚卿、剑斗、湖头……依稀可见,山的一面,清晰可见,另一面,却是云雾缭绕。爱好摄影,寄情山水,已是福建省摄影家协会会员的钦洲先生说“岭西最神奇的东日西雾拍摄最佳点,这里就是一个,大自然总是如此奥妙神奇!”

 

脚下,是一块福建省地质测绘院GPS标志,辉煌先生笑呵呵地问:“这个标志,你知道吗?这就是飞机航线标志,飞机在高空中飞梭穿行,除了先进的设施设备外,地面上的标志也是必不可少的!”我恍然大悟,这,解了我年少时思索的飞机不会迷航之疑。“世事洞明皆学问啊!”

 

脚旁,杜鹃开得正艳。有红的、有粉的,在峰顶上,争奇斗艳,姹紫嫣红。杜鹃,在岭西,随处可见,有生长于山谷间的,有长于溪流边的,有长于石壁上,有长于山崖中的。不管身处何处,它们总是把最靓丽的花朵向世人绽放,展现在我们面前的,永远是最美好的一面。可是,有谁知道他们成长的不易,求生的艰难?

 

一阵风吹来,夹杂着丝丝细雨,站在峰顶的我,脑海中浮现出了王维的诗句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”,这岭西,这充满山野气息的岭西,可谓灵犀的岭西,唐代诗人李商隐在《无题?昨夜星辰昨夜风》一诗中有言“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”,我想,岭西之行,让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心灵感悟,从而丰富人生的旅程,更应该是我此行的重要所得。

 

下山途中,远远地望去,一只苍鹰在高空展翅翱翔。陈老说,“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这是自然之道”;陈总说,“鹰,总是在最高处翱翔,它是孤独的!而我,把这些话,用心地记了下来。

附件下载

收藏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分享到:
相关动态
主办单位:安溪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闽ICP备:12014841号 网站标识码:3505240010 闽公安备:35052402000177
网站联系方式 乡镇联系方式 部门联系方式
本站建议使用IE8.0或同等以上浏览器 Copyright © 2018-2019 安溪县政府